• 妈妈的故事

    我跟父母之间就好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一样,知之甚少,特别是对于他们的青春,他们很少说,我们也极少有渠道了解到。
  • 跟妈妈去外婆家

    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是记得我跟妈妈一起去外婆家,好像是去过很多次似的,而且总是只有我跟妈妈两个人,一路步行过去,到了外婆家的事完全不记得了,但走过的路总是有印象。
  • 爷爷的烟壶

    对于爷爷的记忆总是很记忆犹新,在我印象中,爷爷有一个用了一辈子的个人物件,属于他专属的物件,那就是“烟壶”
  • 药鱼

    小时候好玩的事情真的非常多,抓泥鳅,黄鳝,水蛇...接触的各种动物非常多。其中会相约几个大孩子经常干的事情就是药鱼,但这其实是不好的行为,随着慢慢长大我才意识到。
  • 捡茶籽

    小时候老家有两种树是受到当地人保护的,一种是杉树,另一个是茶树。杉树是可以等它长大后砍了可以当作木材卖或者自己用,茶树是因为茶籽可以制作成茶籽油,小学阶段,我们每年都要去捡茶籽。
  • 生疮

    现在的孩子从小就是上各种培训班,我小的时候是会经常帮着干农活,上山砍柴。其余的时间都是自己玩,但基本以山为主,家乡的山中有一种漆树,触碰过后就是生很密集的疮。
  • 你是买来的

    因为我是我家的第三个孩子,也是最小的一个。到18岁之前每年都有政府人员来要超生费,每每这个时候,妈妈就跟我说“你是买来的哦”,我第一度真正的认为我是买来的。
  • 狩猎

    今年过年在姨舅家吃了“几肉”,真的非常好吃。我记得小时候我还见过几的,这是我们土话,实际它是一种野生鹿,非常难猎到,但十分美味。
  • 一面大镜子

    很久远的时候,农村办喜事,最亲的人送礼是会松一面大镜子或者一个大牌匾。不知道是为什么,但现在估计好多人都不记得这种习俗了。
  • 蛛网捕蝉

    童年时光总是跟各种各样的小动物打交道,夏天的蝉是我们特别喜爱捕捉的目标,土话是叫“弗吉呀”
Page 1 of 4 Next